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  娱乐  >  娱乐头条

南昌哪家医院做激光治疗近视,南昌哪家医院做近视手术好,南昌哪家医院做全飞秒手术好

2017-12-14 06:32:37 来源:凤凰娱乐

南昌哪家医院做激光治疗近视,

上饶眼科医院哪个比较好

2017台海之星亚太青少年交流赛

  来源:上海清一围棋俱乐部公众号 作者:胡煜清

  8月19-26日,上海清一围棋俱乐部一行65人对日本进行了为期八天的围棋文化交流之旅,这也是继中华台北、新加坡之后,清一第三次策划组织的国际围棋文化交流活动。

  前记

  今年2月,“台海之星”杯新加坡围棋之旅顺利举行,参与者意犹未尽,纷纷表示希望清一能够持续组织类似活动。理由似乎都很简单:棋友们都觉得平时工作太忙,能抽出几天带家人一起出去转转,又能下下棋,没有比这更愉快的事了,当然其实我也明白:另一大原因就是不用做攻略,不动脑跟着走就行,棋手做的策划,大多都会“臭味相投”。而家长们则认为既可以让孩子参加国际比赛和交流,长长见识,一路上抽空还能和老师,大朋友小朋友不时的来上一盘,可谓寓教于乐,更重要的是难得的亲子游。现在的小朋友实在太忙太忙,忙完春季,忙秋季,忙完寒假忙暑假,在这个假期尾端,一起出游,既是对小朋友的犒赏,更是对亲情的最好弥补。

  还记得三年前第一次组织去台湾交流,年少气盛的我(其实当时年也不少了,只是第一次带团国际交流)心想,一个暑假封闭集训100多个熊孩子,我们管理起来也毫无问题,这次带20个孩子还有20个家长能有啥难度。于是大手一挥,总共10天行程安排了家长环岛游,而孩子5天训练,2天比赛,旅游两天。结果七天之后,孩子们见到家长的时候颇有小蝌蚪找妈妈之辛酸,差点没激动的抱头痛哭。

  原因很多孩子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孩子们本以为来玩的,结果发现是远离父母的加强式魔鬼围棋训练,而家长七天没看到孩子,心中自是挂念,再想自己旅游了七天,孩子苦了七天更是不舍,于是有了见面那悲壮一幕。其实我们几个老师也是苦不堪言,把这二十个孩子带进餐馆吃饭,那简直就是餐馆的灾难片,尤其不能进西餐厅,否则飞刀飞叉绝非匪夷所思。于是我们配备的四个技术老师一下课马上变身生活老师,和李老师一起,扮演牧羊犬角色。有时下雨天,还要客串外卖小哥。哥几个我至今还清晰记得,分别是崔超三段、汪逸尘三段、唐崇哲7段,还有,还有我……

  后来,在“牧羊犬”的眼泪中明白,要多一些亲子空间,少一些魔鬼训练,可是想想当时去的王星宇、吴雨桐、王楚轩等现在多厉害,没准也有当时五天的魔鬼训练一份功劳:)。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时王楚轩才9岁,台湾最强的几个院生一有空就“小弟弟,小弟弟”找他下10秒,他也来者不拒,于是不仅完成白天训练的三盘正式训练赛,闲暇时间感觉至少加了10多盘的量。这一切只证明了一点,精力再旺盛的孩子也会累,下到第四第五天,楚轩跟我说好像有点累,复盘复不出了,可我还没回话,他又跟对手下上了。

  后来的交流设计大幅度减少了固定训练时间,主要以参赛为主,孩子们下棋更多的是闲暇时间,有的时候晚上来一盘,有的时候家长购物时来一盘,有的时候吃完饭等着的时候来一盘,我们也在空余时间不时给他们出一道死活题,讲一个变化什么的,效果似乎还不错,至少碎片时间都整合起来了,追求“子效”永远是棋手的习惯。

  言归正传,其实今年上半年确实挺忙,可是家长、棋友呼声不断,尤其是之前参加过新加坡围棋文化交流的朋友,于是在一次清一内部会议中,我们通过投影发了张世界地图,审视三秒后,咔的一点,圈定日本,颇有古代元帅指点江山之感。又过了三秒,元帅之豪情已逝,回到现实,开始干活。

  先成立了一个工作组,香如,李老师,吴凯为主要组织小组,王琛、小汪、何天凝为技术小组,上述六位均是领导,我是六位领导唯一下属,负责具体打杂。根据自己以前赴日本的感受,建议策划了适合棋手与小朋友的线路,然后由国旅曹老师具体落实并与日本地接联系。

  当然,这一切得到了上海棋院的大力支持,上海棋院刘世振副院长一直对青少年的培养十分重视,几乎对上海围棋后备人才成长有帮助的围棋活动他都很支持,不仅提了不少建议,还帮我们联系了他的好友孔令文七段。

  随后工作就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前前后后大概有半年的准备期,虽然由于8月19-26日恰逢全国少年儿童赛,我们不得不兵分两路,不少实力比较强的孩子因此与此次赴日交流失之交臂,管理老师吴凯,技术老师何天凝和汪逸尘都因为全国少儿赛和暑假集训过于繁忙,而没有按照原计划去日本,但是正是有这么多朋友的帮忙和前期工作团队的付出,所以踏上飞机的一刹那,我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反而是满满的期待。

  日本棋院交流篇

  作为“先遣部队”,搭乘19日早班的航班抵达羽田机场,随后顺利入住下榻酒店。酒店毗邻台场,交通、餐饮等都极为方便。由于大部队傍晚时分才能到达,所以我们19日的计划是自由活动,家长大多带着小朋友去台场看看海景,并且参观下海贼王主题展,还有未来时代博物馆等,都让小朋友很感兴趣。而我们则一边作着明日日本棋院交流赛的最后准备,一边静候着大部队的到来。

刚抵达日本的小朋友们兴奋地手舞足蹈
刚抵达日本的小朋友们兴奋地手舞足蹈

  每次入住日本酒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俚语总会萦绕在脑海,尽管在做行程时和旅行社领队曹老师反复讨论,堪称在多家酒店间精挑细选,房间在日本的酒店中已经绝对算得上宽敞,可和国内同星级酒店相比,依然显得“娇小玲珑”。日本酒店房间都是如此,几乎都没有任何多余空间,然而各种配套设施却一应俱全,几乎每个抽屉,每个角落都有各种各样的房间设备。其实日本给我的印象也是如此,地域小,资源也不丰富,可常常会给人带来一种精致之极的感觉。

听胡老师讲故事
听胡老师讲故事

  和旅行地接高木先生、黄导、路导略作商议,他们建议第二天日本棋院活动前可以考虑参观一下日本皇居,一来顺路,二来清晨参观天气也不热,我们欣然同意。在此必须给此次中旅曹老师和日本地接团点个赞,不仅一路对孩子、家长们照顾有加,还时时为整个团考虑,服务态度也非常好。

  19日早上8点,两辆大巴准时出发,尽管有一小时时差,北京时间才7点,可孩子们个个兴奋不已,在大巴上就和导游愉快的互动着,不时传出欢笑声。我有点暗暗担忧:日本棋院可是围棋界最著名的圣殿之一啊,而且日本棋届尤其讲究礼仪、传统,我们这些“小霸王”、“小魔头”们到了那之后,不会把日本棋院屋顶都给掀了吧。于是在皇居集合处,我们给孩子们开了个短会,再一次强调了一下纪律和注意事项。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有些多余,这些下棋的孩子虽说平日里聪明调皮,但一下棋或者一到重要场所,他们自己也懂了,个个守纪律极了,只是一出门,就又回到了“小魔头”模式。

日本棋院留影
日本棋院留影

  9点半准时到达日本棋院,孔令文七段早已在棋院门口等我们。提到孔令文七段,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多次作为日本围棋代表团团长参加世界比赛,性格开朗热情,和中国许多棋手都是好朋友。几个月前,虽久仰大名,却和孔老师只是点头之交。正是此次“弈棋趣日本”中日围棋文化交流活动,才和孔老师熟识起来。从有意向到渐渐落实直至今天的活动,孔老师的热情和细心真可谓让我时时感动着:尽管孔老师参与、组织的世界级大活动无数,可是此次小朋友的交流活动他依然丝毫不含糊,在沟通中常常为我们着想,为孩子们着想,提出他的建议和想法。值得一提的是,他昨日晚上才从中国赶回,之前连续在鄂尔多斯、北京、深圳等地都有重要活动,今天依然不辞辛劳,早早的到日本棋院等候准备,并且热情的和小朋友们打着招呼,介绍着日本棋院,令所有家长和孩子都啧啧称赞。

梦想的对弈殿堂
梦想的对弈殿堂
老师指导学员“摆拍”
老师指导学员“摆拍”

  上午的第一个活动是参观日本棋院,在孔老师的安排下,孩子们有幸到幽玄对局室参观留影。提到幽玄对局室,想必资深一些的棋友绝对不会陌生,这是日本最高棋战对局室,曾几何时,众多职业棋手的一生追求就是可以在幽玄对局室对弈一局。在这里,留下过一个又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留下过一张又一张令人热血沸腾的棋谱。在幽玄对局室内,不仅孩子们都收起了平日里的顽皮,端坐在棋盘前,感受着围棋文化之雅致,体会着围棋历史之庄重。即使家长和作为老师的我们都有一些激动,纷纷拍照留念。

孔令文老师为孩子们讲解日本围棋历史
孔令文老师为孩子们讲解日本围棋历史

  随后又参观了日本围棋博物馆,孔令文老师亲自给孩子们讲解,讲解生动有趣又不失教育意义,孩子聚精会神的听着,毫无疑问,这是一堂对孩子帮助极大的围棋历史和文化教育课。

  日本棋院二楼正在进行着日本业余本因坊八强战,不少棋迷自发的在挡板外观战,有几位老先生还自己边记谱边琢磨。虽然旁观者不少,但整个二楼大厅却只有落子声和按钟声,没有任何低声交谈,更没有手机铃声,下午还有职业高段棋手的大盘讲解。而同样在二楼的围棋商场马上吸引住了家长和学生的目光,有的挑选着精美的围棋书籍,有的则钟意名家签字的棋扇,还有众多类似于杯子、毛巾、手链等的围棋衍生品,让人看的都爱不释手。都说很多人去日本一大原因就是购物,可作为爱棋之人的我们来说,商场对我们来说吸引力不大,但这里简直就是我们的“购物天堂”,似乎个个都想要。

小林觉九段(图中间)与大家亲切合影
小林觉九段(图中间)与大家亲切合影

  孔令文老师带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今日正好在举行日本职业定段赛最终预选,在征得裁判长小林觉九段同意下,孔老师好意让我们带小朋友感受一下,唯一要求一定是静静的不要打扰比赛。此时此刻,我似乎从来没见过我们这些小朋友这么乖过,自觉排好队,悄声走进赛场,静静观战。小林觉老师是日本棋届著名的好好先生,欣然同意了我们的合影要求,正当我们为哪里找椅子进行合影范畴时,他二话不说,笑眯眯的拉着几个孩子一起蹲下,没有丝毫大牌棋手的架子。在我们感动又感谢的瞬间,留下了这张在“日本定段赛”赛场珍贵的合影。

与偶像的大合影
与偶像的大合影

  接下来重头戏来了,担任下午中日青少年对抗赛的裁判长武宫先生出现在了赛场,他的到来马上引起了小朋友和家长热烈的掌声。武宫先生依然风度翩翩,和大家热情的打着招呼,对几乎“疯狂”的签名合影要求微笑着一一答应,更令人感动的是,前前后后将近一个小时,武宫先生对每一个签名都是认真的在扇面上用软笔书法一笔一笔写下了武宫正树四个大字,绝无半点懈怠,写完后都会微笑着和小朋友或家长微笑致意。由于武宫先生人气太高,小朋友和家长当然都想要武宫先生的签名,和武宫老师合影,时间也比较长了,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拜托孔令文老师向武宫先生传达我们的歉意,武宫先生丝毫不以为忤,还微笑着和我们开玩笑让我们也不要在意。武宫先生已经六十六岁了,况且还是围棋界这么大的腕,他对孩子、棋友签名合影要求的耐心和热情和认真,令在场所有人动容,纷纷感慨:这才是真正的围棋大家,大棋士风范!

为偶像疯狂打call
为偶像疯狂打call
小小粉丝大大梦想
小小粉丝大大梦想
中日围棋少年交流赛
中日围棋少年交流赛
日本、韩国职业棋手指导棋
日本、韩国职业棋手指导棋

  不知不觉中,上午的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孩子们都还有些意犹未尽,但下午还有比赛,就在棋院附近简单用了烤鱼料理,1点左右又回到日本棋院,开始正式的交流赛。由于日本棋院没有少年队,孔令文老师帮我们联系了目前东京最强的两大道场:著名日本业余强豪菊池康郎创办的“绿星学院”和韩国旅日棋手洪清泉创办的“洪道场”。和我们清一围棋俱乐部进行两场20对20的对抗赛,此外还有12名小棋手有幸接受绿星学员和洪道场职业老师的指导。武宫先生作为“立会人”致辞,他和中日两国优秀小棋手们分享了他对围棋的感悟和围棋带给他的快乐,孔老师的翻译把武宫先生的谆谆教导和幽默风趣也传达给了清一的小朋友。

中日方领队合影
中日方领队合影

  根据我们的行程计划,下午对抗赛的同时,家长不像上午一样在棋院陪孩子,而是参加旅游,只有我、王琛和李老师在棋院陪伴小朋友,一开始还真有点担心纪律,毕竟是在日本棋院比赛,而且代表中国小棋手形象,我们总有些压力。但参赛小朋友们证明了他们的优秀,自始至终认真的听着老师们的发言,对局态度也非常端正,和对手日本小棋手鞠躬致意,认认真真的下着每一步棋。只是对日本规则还有些不习惯,尽管今天早上和比赛开始前都一再跟孩子们说提掉的子要放在棋盒盖里,不能仍进对手棋盒。可有个别孩子们下着下着就忘了,尤其提了一块一得意,哗的一声就把一把子仍进了对手棋盒。日本小朋友也很友好,在孔老师的解释帮助下,和中国小朋友一起笑着回忆提了多少颗子,一颗一颗复原还给对手。其实这次交流赛最大的意义绝不是胜负,而是让孩子们感受以下国际比赛的氛围,让孩子们潜移默化的体验一下不同的围棋文化。同时,他们小小年纪就能以棋会友,尽管语言不通,但依然可以以围棋这古老的手谈方式,交到了有着相同爱好的小朋友,没准多年以后,再次相逢在世界赛场,回想起此时此刻,必然会是一段佳话。

  由于8.19-8.26恰逢全国少年儿童赛,我们最强的一批少年儿童棋手遗憾的与此次日本围棋文化交流擦肩而过,因此在与绿星学院和洪道场的两轮对抗中都处于下风,最终两场比赛都以失利告终,12盘指导棋中也鲜有胜绩,但我却以为结果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参与比赛的收获和价值,这远远超过了单纯一盘棋的胜负。能够在日本棋院对局大厅中,在武宫正树老师、小林觉老师、孔令文老师的见证下,和日本最优秀的青少年棋手面对面真刀实枪的进行一盘比赛,这对孩子在围棋之路上的眼界开阔,和对围棋的热爱和尊重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对于我来说,也是难忘的一天。还记得第一次在日本棋院下棋还是在十五年前,那时还在上大学。在这个地方,留下了我作为棋手太多的回忆,有世界业余锦标赛,有世界大学生赛,更有各种交流赛,但是作为领队或带队老师访问,还是第一次。这次的嘉宾武宫老师、小林觉老师是我幼时学棋时叱咤风云的人物,我学棋的1988年,正是武宫老师成为首位世界冠军的年份,而小林觉老师在擂台赛的表现似乎至今仍历历在目,一向不追星的我今天都忍不住主动要求和几位老师合影,因为这些名字在我幼时那个年代实在太有分量了。绿星学园和洪道场我似乎也有特殊的感情,绿星学园的菊池康郎先生是世界业余届的传奇,我有幸在2005年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上向当时已经77岁高龄却仍能获得日本代表权的菊池先生学习一盘,优雅的风度、高超的棋艺、企业高管、绿星学园这些标签令人情不自禁的视之为榜样。而洪道场创始人洪清泉,曾经的韩国业余四大天王,现在的日本关西棋院职业棋手,以洪清泉、李康旭、尹春浩、河成奉为代表的韩国业余四大天王是与我们激烈竞争的第一批韩国业余翘楚,四人年龄都与我相仿,曾几何时,我们都想方设法去战胜对手,会为了相互间输一盘棋而彻夜不眠,也会为赢下关键一局而仰天长啸。同样,我们又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对局结束后会一起摆棋、聊天,也会为对手加油。不经意间,我已经对抗了韩国业余届五、六批业余代表了,他们和韩文德、禹东河、宋弘锡、柳慎桓、李尚宪、魏太雄、崔显宰、金熙中一样,都成为了这十多年我坚持参赛的最大动力,提到这些名字,都会想起那一场场苦战,既会想起那痛彻心扉的失利,也会有欣喜若狂的胜利,这一切都是国内比赛所不能体会,又是如今所渐渐麻木的。真的很感谢和难忘当年的这些韩国对手们,让我体会到了竞技世界的魅力、光荣、梦想和痛苦。如今的洪清泉事业有成,不仅在日本职业棋坛成绩出色,洪道场也早已名扬天下,此次老友聚会,发现他不但一如既往的健谈,教导孩子更是有一套,尽管语言不通,但表现力、渲染力都极强,短短半天时间,孩子们都喜欢上了“日本的韩国洪老师”。我们不仅叙旧合影,还相约以后一定要多见面,互相交流教学,最好再杀上几盘,看看谁更“老而弥妖”。

  这次我们访问日本的小棋手普遍年龄比较小,有几个孩子学棋比较早,又着实有些天分,5岁多不到6岁的年纪已经是业余5段了,这令日本棋届的职业棋手们、老师们都好奇不已,看着身高还不到桌子的小棋手,一招一式颇见功底,令人惊奇的同时不由忍俊不禁。第一轮,几个小家伙获胜后,洪清泉老师主动要求和他们对弈,对弈完还不过瘾,还给他们做死活题。一开始,洪老师或许是为了提高孩子们的积极性,或许是有点低估他们实力,先给他们出了道2段难度的死活题,可题还没摆完,几只小手已经摆了上去。。。洪老师哈哈一笑,马上又出了道3-4段的死活题,同样题还没出完,小手又出现了。洪老师很夸张的神情表扬了他们,说给他们出道由专业难度的题,摆题的时候小手终于没了,可一摆完,一只小手又出现了,依然秒做。。。洪清泉绝望了,笑着吐出了一个单词:“genius”。其实,我旁边看的也有点惊悚了,现在小孩确实也太可怕了点,我5岁多的时候还不知道围棋是什么,现在的小孩已经会做这种题了(有兴趣的棋友可以看看,我觉得要做出双方最佳结果还是不容易的)。为了避免孩子或家长骄傲,我这里就不点名表扬了,不过我相信这几个孩子只要坚持下去,大家迟早会看到他们名字的。

一有空就要来上一盘
一有空就要来上一盘

  在回去的大巴上,孩子们兴奋劲似乎还没过,一直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我似乎也被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问题包围着,也有孩子们还意犹未尽,要求和我在车上用IPAD来一盘。这一天的交流,不管这些孩子平时有多调皮,但今天的表现,尤其下棋的认真劲,我觉得都有小棋手的风范。当然,当大巴到了银座,和家长们会合之后,不少孩子又从小棋手变成了小魔头,吃着一兰拉面,回想着这一天的难忘,似乎再次坚定了围棋文化交流的意义。

感谢家长们对此次活动给予的支持和鼓励
感谢家长们对此次活动给予的支持和鼓励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刘婷]

1 2 下一页 尾页

新闻评论